inner art

 

以藝術作為治療心靈和思想的工具1

 

根據艾倫‧狄波頓(de Botton)與約翰‧阿姆斯壯(Armstrong)的經典作品《藝術的慰藉》(2013)一書,他們指出

 

藝術能夠幫助我們了解身體構成的缺陷,亦能為我們生活中許多非物質的問題帶來解決方法,如自我認識、 記憶、哀愁 、成長 、希望、重獲平衡和欣賞(de Botton and Armstrong, 2013, p. 5)。

 

藝術能夠用作個人、家庭以及社區治療的媒介,亦能連接不同層次的情感表達、培養相互的理解、參與和變革藝術論述的起源往往會超出藝術家自身的想像。當藝術家正在追求個人發展和自我認識時,我們能切身處地從中學習。從閒話家常的討論到朋友間的聚會、校園、遊樂場、工作間的朋輩群體以及鄰里間的閑聊,都能衍生出藝術評論、分析和鑒賞。具社會參與性的藝術能於公共領域中誘發討論,透過民眾的參與,它能激發一個國家的想像力。

 以下的例子印證到藝術從微觀(個人)、中觀(家庭及服務系統)、外系統及宏觀(社區、環境、文化)的層面所帶來的變革力量。

 

 

個人:利用藝術追求個人的靜觀、自我理解和回憶

  

 人與人、人與地方以及與物件之間的複雜關係總會牽動我們的情緒,使我們陷入迷茫和自我懷疑。藝術通常是藝術家認識和關注自我的一種媒介,並建基於藝術家的持續觀察、調整、反省、建立及重構自己與他人的關係。他們亦需要處理外界各種轉眼即逝的要素以完成其作品。

 其中一個例子是藝術家張韻雯策劃的七十二小時蒙眼活動,其時間為一九九七年六月三十日至七月二日,即香港結束英國的殖民統治成為中國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時刻,一個重要的轉捩點,標誌著香港歷史的新一頁。當時的香港社會正為回歸祖國而舉行無數的慶祝活動,然而更多人懼怕香港將被共產主義所瓦解。它正處於一個情感糾結的十字路口上,藝術家質疑原有的身份認同,亦因香港的緊張氛圍而感到失落。

 

art page01 pic01
張韻雯把自己的眼睛蒙上七十二小時,以自省及自我理認識的方式,去感受香港的政治轉變期,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。(圖片來源: 由藝術家本人提供)
 

張氏受到正義女神的啟發,希望透過蒙上雙眼處理身份認同的問題,這樣的做法能令她拋開既有的恐懼和偏好,亦能無視金錢、權力和權威,以達致客觀的自我探索。另一方面,她邀請了七十二位來自社區的人來當「她的眼睛」為她紀錄沿途所見。每一位參加者都需要提高警覺及從「別人的角度看事物」,藝術家用這七十二個「失明小時」換取七十二個獨特的視角。透過個人所渴望的自我認識和更多元、更民主的社區參與,這作品成為對一九九七年香港移交主權時的社會、政治氣候的集體歷史紀錄和集體回憶。

 

art page01 pic02
共有七十二人受邀以藝術家的角度紀錄他們所「看到」的香港。他們拍下的照片被嵌入七十二支蠟燭內,並於芬蘭阿莫斯•安德森藝術博物館內展出。(圖片來源: 由藝術家本人提供)

 

 

家庭:藝術如何在家庭生命週期描繪悲傷、成長和適應

悲傷、成長和欣賞2

悲傷和沉悶與快樂同樣都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。我們應該騰出空間來去接受各種無處不在的情緒。藝術家擅於將其悲傷轉化,即便是遇到不斷重複和令人生厭的換尿布工作,亦能把「亳不起眼的事物變得莊嚴」 (de Botton and Armstrong, 2013, p. 26)。

 

瑪麗•凱利名為Post-Partum Documents (1973-79)3  的大型裝置便是最好的例子,它是一份詳盡的社會學式的藝術作品,紀錄了藝術家作為母親及其兒子從出生到五歲時期兩人的成長。這件作品由多件組件組成,如染上嬰兒糞便的尿布、嬰兒的飲食細節、嬰兒被被褥的碎布、兒子所收集的物件、在某些受高度控制的精神分析文本上的塗鴉等。這份作品想要證明母子之間的關係是既平凡卻又複雜的。


透過這個全面的觀察和研究,我們可以見證到普遍以關懷和互相尊重為本的家庭互動的特質,例如:凱利的聲線從來不會比她的孩子大,而是與他的聲音串聯在一起的。我們可以清楚看到母親的成長和適應是不亞於其孩子的4 。此外,悲傷和失落感會伴隨著母子的分離而增加,孩子也會脫離依賴而學會獨立。

 

藝術作為一種社會和分析性的表達為我們提供了一個反思的空間,同時也深刻地描繪了家庭生命週期這個錯綜複雜的發展和角色轉變,以及家庭成員之間的回應。儘管藝術不能解決我們日常生活中所面對的種種問題、壓力和和困境,但能使我們可以更從容不迫地處理各種情緒。如果我們能夠利用創意去轉化負面思想和經驗,便能使其變得有希望;如果我們能夠視悲傷為一個學習和成長的機會,便會欣賞人生漫長的旅途中不同情感的色調;如果所有的藝術家完成大作前都得經歷悲傷和處理髒尿片,為何我不可以?

 art page01 pic03

Mary Kelly, Post-Partum Document, 1973-1979
圖片來源: Brian Prince. Post-Partum Document, 1973-1979, http://www.brianprince.com/file_cabinet/marykelly/SCRIPT/ppd.html, accessed in August 2014.

 
 
 

 

備註:

[1] 摘自de Botton, B., Armstrong, J. (2013). Art as Therapy. Phaidon Press . pp.7 – 65。
[2] 摘自:de Botton and Armstrong, 2013, 26-31, pp.64-65。 
[3] 資料來源: Mary Kelly. Post-Partum Document, from http://www.marykellyartist.com/post_partum_document.html, accessed in August, 2014.
[4] 資料來源: Smarthistory. Mary Kelly's Postpartum Document, from http://smarthistory.khanacademy.org/mary-kellys-postpartum-document.html, accessed in August 2014.
 
 
參考資料:
Brian Prince. Post-Partum Document, 1973-1979 http://www.brianprince.com/file_cabinet/marykelly/SCRIPT/ppd.html, accessed in August 2014.
de Botton, D. B., Armstrong, J. (2013). Art as Therapy. Phaidon Press.
Mary Kelly. Post-Partum Document, from http://www.marykellyartist.com/post_partum_document.html, accessed in August, 2014 Smarthistory. Mary Kelly's Postpartum Document, from http://smarthistory.khanacademy.org/mary-kellys-postpartum-document.html, accessed in August 2014.
 
How to Claim bet365 Bonus step by step.